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三肖中特 > 正文

科创板首任“三委”豪华百人团详解:非监管高占比凸显改革逻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04-09 点击数:

  科创板过程中,切实的引入了更多市场机构、高校学者乃至公司人士担任委员,这有助于进一步明确科创板公司审核过程中的市场化方向,即更多对企业科创能力、财务真实性以及合规性进行审核,而盈利等方面交给市场判断。

  伴随着科创板“三委”(股票上市委员会、科技创新咨询委员会和公开发行自律委员会,下称上市委、咨询委、自律委)名单的公布,与科创板设立相关的首批守望者也随之浮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上交所发布的名单中,上市、咨询、自律“三委”人数分别为38人、48人和35人,共计121人构成,其中上市委主要由监管人士、高校学者、中介机构人士所组成,咨询委由高新技术企业、科研学者以及投资机构所组成,而自律委则主要由市场机构和1名上交所委员构成。

  记者同时发现,与今年2月初公布的第十八届发审委构成相比,科创板“三委”构成更多的依赖于市场机构。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亦是科创板试点注册制改革过程中体现市场化审核的重要体现。

  有分析人士认为,随着科创板设立、开板及运行后的种种变化,上述三委构成亦有可能随之动态调整,以适应新的审核需求。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在38人构成的上市委中,无论以“四大”为代表的头部会计师事务所负责人,还是北大、清华为代表的高校学者,还是君合、锦天城、中伦等知名律所的业务负责人均在其列。

  例如来自“四大”的委员就包括普华永道大中华区审计业务管委会执行委员王笑、德勤华永会计师事务所台伙人祝小兰、毕马威华振会计师事务所,资本市场咨询组主管合伙人苏星以及安永华明会计师事务所南京分所负责人汤哲辉。

  同时,高校学者中吸引包括北京大学法学院党委书记、副院长郭雳、清华大学会计系教授陈晓、上海财经大学会计学院副教授周国良、华东政法大学教授罗培新、上海大学机电工程与自动化学院工程技术训练中心主任李明在内的5人,其中罗培新、李明还分别担任上海市司法局副局长、上海克来机电自动化工程股份有限公司独立董事。

  记者注意到,在上市委的构成中,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人数分别多达8人,为参与组成上市委人数最多的机构类型。

  与之不同的是,代表监管部门的证监局、行业协会和交易所合计人数仅有10名,占比不到30%。

  由于咨询委中并无监管人士,而自律委中仅有上交所副总经理阙波属于监管部门,因此“三委”中监管人士合计仅有11人,占“三委”总人数的比例不到9.1%。

  事实上,监管人士在科创板上市委乃至“三委”中的占比远低于当前的主板市场。据今年2月份发布的的十八届发审委委员名单显示,在21人组成的现任发审委中,来自证监会、派出机构及交易所的监管人士共达13名,而律师事务所和会计事务所分别仅有5名和3名,监管人士占发审委比例超过61.90%。

  这也意味着,监管人士在科创板上市委中的权重,较现行发审委缩水超过一半。在业内人士看来,科创板“三委”中监管人士的低占比,正是科创板试点注册制过程中体现市场化改革方向的重要特征。

  “之前主板市场也尝试过引入更多买方人士,以及后来又引入更多中介机构、卖方人士所共同构成的‘大发审委’。”4月8日,上海一家上市券商投行人士表示,“但一方面发审流程仍然是发行部所控制,另一方面许多委员仍然来自会管机构,而之前一些来自卖方的委员则较多以‘兼职委员’的身份履职,实际上参与审核的次数非常有限。”

  “科创板过程中,切实的引入了更多市场机构、高校学者乃至公司人士担任委员,这有助于进一步明确科创板公司审核过程中的市场化方向,即更多对企业科创能力、财务真实性以及合规性进行审核,而盈利等方面交给市场判断。”该投行人士表示,“审核人员结构的改变显然是这个变革方向的第一步。”

  与资本市场参与方为主体的上市委、自律委有所不同,科创板的咨询委凝聚的则是来自各行业的专家。

  根据此前上交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配套业务规则公开征求意见答记者问时的表态,咨询委由40-60名从事科技创新行业的权威专家、知名企业家、资深投资专家组成,400500好彩堂玄机,http://www.gnemo.com并根据行业划分为多个咨询小组。

  而最终咨询委委员的数量确定为48人,但不同行业的人员配比也各有不同。记者统计发现,医药行业的咨询委委员最多达11人,其次电子芯片领域的委员多达9人,此外另有包括来自材料、互联网、汽车、创投机构等多个行业的专家共同构成。

  业内人士指出,包括医药、芯片等咨询委委员超配的行业较多存在公司在未盈利情况下上市的可能性,例如第一只未盈利申报A股上市的企业和舰芯片制造股份有限公司就属于这种情形。

  “因为科创板允许未盈利企业上市,这就要求科创板审核有鉴别企业技术高低的能力,尤其是针对未盈利且不具有利润指标的企业。”4月8日,一位接近交易所的投行人士指出。

  “医药行业主要针对的是生物制药企业,按照科创板精神,这些企业如果临床试验进行到一定周期,距离投入商用可期同时前景广阔,是具备未盈利上市条件的。”北京一家医疗类上市公司董秘坦言。

  “集成电路、芯片领域是高资本消耗型行业,很多芯片制造企业前期投入非常大,加上国内需要重点扶持芯片产业,所以这类企业在未盈利情况下上市的概率也更高。”华中一家券商投行人士也坦言。

  另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咨询委的行业占比结构亦有可能随着未来申报上市企业行业分布特征的变化而变化。

  “这样一个构成和监管部门对科创行业比例、行业重要程度以及潜在申报企业行业分布情况的判断有关。”上述投行人士对此指出,“如果某一行业的申报企业特别多,咨询委委员过于忙碌,不排除在换届中增设该行业委员数量的可能。”